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萌妻駕到老婆有點野 > 章節目錄 第1569章 你不知道,他很好的(5)

章節目錄 第1569章 你不知道,他很好的(5)


    私人醫院。

    離開宋季青的辦公室后,穆司爵遲遲沒有回病房。

    他的腦海了,全是宋季青的話。

    許佑寧的手術,他們已經準備了很久。

    如今,這一天真的要來了。

    他才發現,他并沒有做好準備。

    他甚至不知道怎么開口和許佑寧提起這件事。

    冬夜的寒風迎面撲來,像剛從冰山里拔出的刀鋒一樣,寒冷而又鋒利。

    穆司爵卻不閃不躲,就這樣迎著風站在陽臺上。

    寒冷,可以讓他保持清醒。

    阿光走出電梯,就看見穆司爵。

    這么晚了,又是這么冷的天氣,穆司爵居然不在房間陪著許佑寧,而在陽臺上吹冷風

    實在太奇怪了。

    阿光幸災樂禍的想,七哥這樣子,該不會是被佑寧姐趕出來了吧

    他走到陽臺上,仔細一看,才發現穆司爵的神色不太對勁。

    “七哥,怎么了”

    阿光的語氣也不由得變得凝重。

    穆司爵看見阿光,眸底掠過一抹意外:“你回來了”

    阿光和米娜死里逃生,又陷入熱戀,穆司爵給他們放了幾天假,阿光本來是可以明天再回來的。

    “我過來看看。”阿光說,“不然,總覺得不太放心。”

    “回去吧。”穆司爵說,“今天沒什么事。”

    “沒事才怪呢”阿光直接拆穿穆司爵,“沒事你會站在這里吹冷風嗎”

    “”穆司爵遲遲沒有說話,看了眼阿光,突然問,“有煙嗎”

    “哎,本來是有的。”阿光越說越不好意思了,“但是,米娜不讓我抽了”

    阿光實在想不明白,女孩子怎么就那么深惡痛絕自己的男朋友抽煙呢

    穆司爵挑了挑眉:“所以”

    阿光攤了攤手,一臉無奈:“所以,煙沒了。”

    “”穆司爵深邃的眸底掠過一抹笑意,沒說什么。

    阿光沒有等到預期之中的那句話,倒是意外了一下,說:“七哥,我還以為你會吐槽我沒出息。”

    穆司爵遲了片刻,說:“這種事,聽女朋友,沒什么不好。”

    畢竟,米娜也是為了阿光好。

    阿光想到什么,目光突然變得犀利:“七哥,你是不是后悔了啊后悔以前沒有聽佑寧姐的話”

    穆司爵的神色在暗夜里變了一下,拉開陽臺的門往回走,一邊訓斥阿光:“哪來這么多廢話回去,明天早點過來”

    “哦。”阿光點點頭,“沒問題啊。”

    阿光進了電梯之后,穆司爵的腳步頓了一下。

    其實,阿光說對了。

    穆司爵真的后悔了。

    他還記得,許佑寧在他身邊臥底的時候,曾經和他表過一次白。

    那個時候,如果他選擇相信許佑寧,許佑寧或許可以逃過這一劫。

    但是他沒有,他還是堅持懷疑許佑寧接近他的目的。

    許佑寧從套房推開門出來,就看見穆司爵若有所思的站在外面。

    她是聽tina說,穆司爵已經回來了,但是遲遲沒有回房間,而是到走廊盡頭的陽臺上去了。

    她直覺肯定有什么事。

    果然,穆司爵這個樣子,她應該是猜對了。

    許佑寧徑直走到穆司爵跟前,看著他:“怎么了發生了什么”

    其實,許佑寧不問也能猜得到,事情大概和她有關。

    穆司爵看著許佑寧,突然伸出手,把她圈進懷里。

    許佑寧意外了一下,反應過來后,輕輕抱住穆司爵,說:“有什么事,你說出來,我們一起解決。”

    這件事,穆司爵始終是要和許佑寧商量的,他不可能瞞著許佑寧。

    “季青說,可以幫你安排手術了。”

    手術的事情,許佑寧早就做好心理準備了。

    但是,乍一聽到,她還是不可避免地怔了一下。

    這個手術,非同一般。

    許佑寧突然感覺自己即將要失去什么,她伸出手,想牢牢抓住,可是根本抓不住。

    她整顆心突然變得空落落的,只能把穆司爵抱得更緊。

    和命運的這一戰,在所難免。

    “佑寧,別怕。”穆司爵輕聲安慰著許佑寧,“不管發生什么,我都會陪在你身邊。”

    “嗯”許佑寧用力地點點頭,盡量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還算輕松,“我不怕不管發生什么,我都不怕”

    如果任由氣氛就這樣發展下去,接下來的氣壓,大概會很低。

    許佑寧推了推穆司爵:“我們還是回去再說吧。”

    雖然說這一層除了他們,也沒有其他人住,但是,在走廊上這樣,總覺得哪里怪怪的。

    穆司爵“嗯“了聲,推開門,帶著許佑寧回去了。

    許佑寧拉著穆司爵坐到沙發上,還算平靜的看著他:“手術的事情,你是怎么想的”

    穆司爵當然希望這場手術可以不用進行。

    但是,這樣的想法顯然并不實際。

    穆司爵迎上許佑寧的視線,不答反問:“你呢”

    許佑寧聳聳肩,一派輕松的說:“我已經準備好了啊。”

    “”穆司爵沒有說話。

    許佑寧看出穆司爵眸底的猶豫,蹭到他身邊,說:“司爵,這個手術,我必須要做。不僅僅是為了我,也為了我們的孩子,更為了你。”

    為了他們,她要和命運賭一次。

    輸了,那就是命中注定。

    但如果贏了,手術后,她和穆司爵就可以帶著他們的孩子,過上他們夢寐以求的一家三口的生活。

    許佑寧圈住穆司爵的脖子,一瞬不瞬的看著他:“司爵,你要對我有信心。”

    穆司爵看著許佑寧,看到了她眸底的堅定。

    他突然有些想笑,笑他自己。

    到了最關鍵的時候,他竟然還不如許佑寧有魄力了。

    他曾經不信任許佑寧。

    但這一次,他應該相信她。

    “好。”穆司爵終于松口,“讓季青安排手術。”

    許佑寧笑了笑:“那我跟季青說了”

    穆司爵按住許佑寧的手:“他明天會來找你,明天再跟他說。”

    “”

    許佑寧腦子稍微一轉,就知道穆司爵為什么攔著她了。

    她了然的點點頭,說:“好,我不打擾季青和葉落”

    穆司爵親了親許佑寧的額頭,示意她去洗澡,說:“今天早點休息。”

    許佑寧體力不支,洗完澡就覺得很累,剛躺到床上,轉眼就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穆司爵卻怎么也睡不著。

    實際上,這樣的夜里,他也不太可能睡得著。

    他身邊的這個人,隨時有可能離開他。

    他怎么舍得睡

    許佑寧半夜里突然醒過來,才發現穆司爵依然睜著眼睛看著她。

    她摸了摸穆司爵的臉,聲音帶著沙啞的睡意:“你怎么不睡啊”

    穆司爵動了動,把許佑寧抱得更緊,不答反問:“你怎么醒了”

    許佑寧笑了笑,不說話。

    他們都心知肚明,不管是徹夜未眠,還是半夜醒來,都是同一個原因。

    說起來,這件掛在他們心頭的事,還真是無解。

    下半夜,大概只能是一個無眠夜了。

    許佑寧正發愁,就察覺到一陣溫熱的觸感,從她的額頭蔓延到眼睛,最后,熨帖到她的唇上。

    是穆司爵的吻。

    許佑寧閉上眼睛,抱住穆司爵,不太熟練地回應他。

    “佑寧,”穆司爵的聲音變得格外低沉,“我要你。”

    “唔”許佑寧渾身酥軟,根本說不出拒絕的話,只能艱難的提醒道,“我可能過幾天就要手術了,你不要,不要”

    不要太用力,免得留下什么明顯的痕跡啊

    穆司爵知道許佑寧要說什么,剝除她身上的障礙,笑了笑:“我有分寸。”

    許佑寧一點都不相信穆司爵的話。

    她太清楚穆司爵的“分寸”了。

    穆司爵的分寸一直都很大

    但是,事實證明,許佑寧可能誤會穆司爵了。

    這一次,穆司爵格外的溫柔,仿佛她是一顆易融化的珍珠,他恨不得把她捧在手心里。

    盡管這樣,結束的時候,許佑寧還是很累,有氣無力的靠在穆司爵懷里,轉眼就睡著了。

    穆司爵心滿意足的擁著許佑寧,隨后也閉上眼睛。

    第二天,穆司爵沒有去上班,而是留在了醫院。

    許佑寧好奇的看著穆司爵:“公司沒事嗎”

    穆司爵淡淡的說:“有什么事,阿光會送過來讓我處理。”

    許佑寧當然很高興,跑到穆司爵面前看著他,確認道:“你今天真的不去公司了嗎”

    “是這幾天都不去。”穆司爵摟住許佑寧的肩膀,“我在醫院陪你。”

    許佑寧必須承認,她的心理承受能力并沒有那么強大,手術的事情,多少另她有些忐忑。

    但是,如果穆司爵可以陪在她身邊,她感覺會好很多。

    她粲然一笑:“我愛你。”

    穆司爵只是笑了笑,伸出手輕輕摸了摸許佑寧的臉。

    就在這個時候,敲門聲響起來。

    許佑寧直接說:“進來。”

    宋季青推開門進來,看見穆司爵和許佑寧平平靜靜面帶笑容的坐在沙發上,多少有些意外。

    他還以為,因為手術的事情,穆司爵和許佑寧的氣壓會非常低。

    可是他們看起來,和平常沒什么兩樣。

    這至少可以說明,他們心態很好。

    這對許佑寧的手術,也是很有幫助的。

    宋季青也揚起一抹笑容,朝著穆司爵和許佑寧走過去站推《我的前半生之戀》

手機上http://www.hshjrdj.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重庆时时彩稳赚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