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林夢雅龍天昱小說 > 第二千二百八十二章 做惡心虛

第二千二百八十二章 做惡心虛


    林夢雅雖是笑著的,但對于那老嬤嬤來說,卻足以令她驚懼不已。

    殿主夫人何必強人所難”

    見糊弄不過去了,老嬤嬤又跪在地上開始哭天搶地。

    周圍的人也都不傻,到現在,她們也能看出幾分端倪。

    剛才還想著幫腔的幾個,瞬間噤聲。

    為了一個奴婢,得罪这位身份不同的殿主夫人么

    要知道,她的背后,還站著如日中天的宮家呢

    比起她們这些菟絲花來,这人才是真正的參天大樹。

    “您这話可真是說得我好生疑惑。”她無所謂的笑了笑,視線似有若無的落在那幾個恨不得藏起來的夫人身上。

    “你之前埋怨我圣殿不肯給你一個交代,現在我讓你發誓,你又不肯。好一個忠仆,我看你家娘娘泉下有知,怕是也得要好好的出來感謝感謝你。”

    这話,讓老嬤嬤越發心虛。

    經過这一番,林夢雅心里頭大致有了數。

    这一場戲鬧也鬧過,看戲的也該散場了。

    當下,也就沒了繼續陪这惡奴演下去的興致了。

    “白蘇,采茹,請各位夫人去前殿休息。”

    兩人立刻照辦。

    所有的世家夫人、小姐們,也恨不得早點離開这個是非之地。

    唯獨她,在越過老嬤嬤身邊的時候,故意停了下來。

    “后尊的公道,我定然是要給的。誰做了虧心事,誰就等著被冤魂索命吧。”

    她音色突變得冷冷清清,老嬤嬤生生給她嚇得一哆嗦。

    瞥了那做賊心虛的家伙一眼,她緩步走開。

    等到那些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剛才還裝痛心疾首,瘦弱不堪的老嬤嬤,立刻甩開了扶著她的侍女。

    不成这事要是被那小賤人發現了,他們一家子可就遭殃了。

    殊不知她的一舉一動,早就落入了旁人的監視當中。

    正殿內,所有的夫人、小姐們,都客套的寒暄著。

    一掃剛才,那悲傷的氣氛。

    林夢雅端坐在女主人的位置,氣定神閑的應付著她們。

    这些女人可都是帶著目的來的,所以她說的少,且無論她們如何打探,不該說的,一個字她都沒透漏。

    所以哪怕是各自心懷鬼胎,但就氣氛來說,還算是熱烈。

    不知為何,話題就轉到龍天昱的身上。

    “要我說,還是咱們殿主夫人有福氣。自己個長得美,出身又高貴。最重要的是,嫁給了咱們圣尊。以后这御下的本事,怕是我們怎么也追不上的。”

    開口的女子,是位續弦的夫人。

    在座的有知道實情的,都忍不住撇了撇嘴。

    “这是自然,咱們且看看圣尊殿下的后宅就知道了。除了夫人之外,可還有其他人”

    这話,讓之前開口的續弦夫人臉色不太好。

    她家后院內,小妾通房一大堆。

    因此,對龍天昱干干凈凈的后宅,多少存了幾分羨妒之心。

    这些話,林夢雅本來就當耳旁風。

    可惜有人,卻比她更加上心。

    “殿主夫人,后尊去了,怕是天下間最尊貴的女人就是您了。这天下女子的表率,怕是不好做。”

    林夢雅挑了

    挑眉頭,頗有興致的看向了說話的那位老夫人。

    那倒是認得對方。

    在后尊的靈位前,可是哭得最兇的其中一位。

    輩分、地位都算不錯,因此才開口道:“我也是第一次,誰還不是摸著石頭過河呢。”

    那人卻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后,笑著說道:“說的也是,您畢竟年輕。不過倒是可以選幾個性子沉穩的,過來幫一幫夫人。”

    話中的意思,大家都聽明白了。

    这是想要往圣尊的身旁塞人的意思。

    家里頭有適齡姑娘要嫁的夫人們,都動了幾分心思。

    不過林夢雅卻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漫不經心的說道:“这倒是不用。我娘家霸道,最見不得我受委屈。再說,殿下那里也沒有这個意思。”

    她云淡風輕,可卻是狠狠的將这些夫人們敲打了一番。

    比家世,她們每一個能越過宮家的。

    比手段,她還只是宮家家主的時候,就足以令一群爺們,談及色變。

    最后只剩下了容貌、心性。

    眾位夫人們隱晦的交流著彼此的心得。

    雖然家里的女孩們模樣上是比不上她了,可是勝在溫柔可人。

    男人們,誰不喜歡这種小意溫柔的姑娘

    林夢雅見她們還不認命,也不急。

    后宅里的問題最是容易解決,棘手的,只是她們各自代表的勢力而已。

    “今日我請大家伙來,本是為了紀念后尊娘娘。她老人家这樣不明不白的去了,不管是我還是殿下,都會為娘娘查清楚真相。不管外面的流言如何,我跟殿下的初衷都不會變。”

    这話,算是為今日之事,做下了一個最終的結果。

    这些人暫且把想要結親的心思都收了收,轉而談起正事來。

    “我們自然清楚圣殿的誠意。只不過外界傳得那般難聽,夫人跟殿下,總得有些交代吧”

    說話的,算是此次來吊唁的發起者。

    这位夫人是后尊的手帕交,所以后尊去了,她倒是真有幾分難受的。

    剛才大家顧左右而言他的時候,她就一直沉默著。

    現在,總算是得到了開口的機會。

    林夢雅看了對方一眼,才頗為鄭重的開口。

    “交代一定會有,我們已經跟皇尊殿下達成了協議。至于內容如何,暫時還不能跟大家透漏。畢竟,这也算是我們兩家的私事。”

    她拿皇尊來堵这些人的口,也讓她們沒辦法。

    說來說去,真正后尊有感覺的,就那么幾個。

    其他的,還不是為了利益

    那夫人眉頭緊皺,似乎并不滿意这個答案。

    “既然这件事不是圣殿干的,那也得給天下人一個交代。再說,我們都住在这里,如果圣殿不能保證我們的安全,那至少也要告訴我,危險是從何而來的吧”

    一番話,將这件事扯到了每個人的身上。

    而且,還挺管用。

    面對越來越人的疑問,她沒有絲毫慌亂。

    “諸位的安全我們當然能保證,如果諸位不相信的話,大可以將自己身邊里里外外的人,都換成圣殿內的。如此,若是還能什么問題,我圣殿一力承擔,各位覺得如何”

    不如何。

    幾乎不用任何遲疑,所有都搖頭表示拒絕。

    林夢雅嘴角勾起,

    似笑非笑。

    “人心難測。”她一字一句,像是在故意說給誰聽,又像是在警示大家。

    “后尊為人謹慎,自從來到这里,身邊的人寸步不肯遠離。而且從我圣殿取用的東西,也都是經過檢驗。所以還能出这樣的事,我也是十分疑惑。總不能,是天罰吧”

    片刻之后,大家都古怪的變了臉色。

    林夢雅見自己暗示的效果已經達到,就大大方方的,下了逐客令。

    “時候不早了,大家今日辛苦,改日我一定再請大家來。”

    这些人也都跟人精似的,紛紛起身告辭。

    倒是那個真心為后尊討公道的夫人走的遲,本就落在了最后面,卻又忽然折返了回來。

    “你方才的意思是,是她身邊的人害了她”

    林夢雅不動聲色的打量著對方。

    如果真的是老嬤嬤動的手,之前也一定露出過端倪。

    这件事,看起來可是早有預謀。

    只不過慕容衍那邊還沒到龍都,想要查,也得過一陣子。

    她正好打聽到,有幾個后尊的深閨密友就在这里。

    現在看來,这些感情也不算太過虛假。

    “不無这個可能。”她輕聲答道。

    而那位夫人,則是眼神晦暗不明。

    半晌,才嗓子有些干澀的苦笑道:“我早就該看出來的。”

    “夫人可否能跟我詳談”

    她眼神晶亮,那夫人也是再三審視她。

    “你當真能給娘娘報仇”

    “報仇談不上,但敢在我圣殿的地盤動手,分明就是沒把我放在眼里。这個債,我是一定要好討的。”

    想來,是她宮雅睚眥必報的性格傳播得太為廣泛。

    那夫人竟然松了一口氣似的。

    “我知道一些,你找個合適的地方,我都告訴你。”

    林夢雅微微頷首,把人帶到了后院。

    “这里很安全,除了我跟我夫君信得過的人之外,其他人都進不來。”

    聽了她的保證,夫人微微松了一口氣。

    然后,才有些難過的說道:“她的那個陪嫁從來就是個有心計的,我幾年前就撞見過,她背著娘娘,偷偷給皇尊送了一封信。當時我就提醒她,这人不能留。可惜,她就是個念舊之人。”

    什么

    老嬤嬤跟皇尊

    嗯口味这么重的么

    知道她怕是誤會了,那夫人立刻哭笑不得的解釋。

    “不是那個老貨,我聽聞她入宮之前就有個女兒。當時我還納悶呢,一般的陪嫁都是未出閣的女子,哪里有成家生女還陪著自家小姐進宮的當時娘娘就感念她那老貨仁義,因此这些年來也并不曾虧待。唉,可惜啊,人心不足蛇吞象。”

    林夢雅拍了拍胸脯,嚇死她了。

    剛才她只是腦補了一下,就覺得雷聲震震。

    “她那個女兒今年有多大了”

    那位夫人想了想,說道:“至少應該有三十七八歲了,比后尊娘娘小不了多少。我記得從前娘娘剛成婚的時候,那老貨就常常出宮去,而且皇尊陛下也會在这時出宮。你說这事,怎會有那么多的巧合我撞見過一次,覺得他們之間像是有什么貓膩,于是讓我家老爺查了一次,他只查出來,之前皇尊微服私訪的時候,有幾次去了这老貨家。當時我覺得大概是娘娘的吩咐,現在看來,怕不是这么回事。”

    https:880336388169.

    :。:/推薦一本好看言情小說佰度搜索-富之不驕虐情

手機上http://www.hshjrdj.com.cn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重庆时时彩稳赚方法